当前位置: 澳门太阳娱乐手机登录 > 首页 > 正文

"中国当然没有出路了,1988年在历史长河中存在的

时间:2019-10-11 08:11来源:首页
198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极为普通的一年。 八九民运爆发后,"河殇"总撰稿人、作家苏晓康(右四)曾与多名知识分子上街声援学生。(苏晓康提供)黄河孕育中华文化,但善变的

198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极为普通的一年。

八九民运爆发后,"河殇"总撰稿人、作家苏晓康(右四)曾与多名知识分子上街声援学生。(苏晓康提供) 黄河孕育中华文化,但善变的黄河多次决堤改道,造成无数生灵涂炭。对"河殇"总撰稿人苏晓康来说,30年前爆发"六四",就像黄河拐了个弯,中国从此走向自毁,现已毫无出路。 去年12月19日,苏晓康在脸书悲愤提问:"六四三十周年了,我们在想什么、又能说些什么?" 他直指六四大屠杀将中国拨上自毁之道,政治上一路走到又一个"王朝末日",山河污臭、社会腐败;虽然于无声处发聩之言不绝,而民众"岁静"不醒,中华民族不是"向何处去",而是"毫无出路"。 苏晓康5月31日接受中央社记者专访时说,他会发出这样的提问,就是因为30年过去了,"官民两边对六四都处于一种冻结的状态"。中共官方对六四至今仍不面对事实,到底死了多少人?谁下令屠杀的?都不置一词,甚至还拼命抹杀人民的记忆,封堵年轻人了解这段历史。 苏晓康直言,除了少数六四领袖如王丹、王超华,开始讲当年学生也有错、没有处理好,许多人对运动的思考还停留在30年前,仅是一再谴责大屠杀,没有任何进步与反思。他还点名学运领袖柴玲、李录甚至完全消失在有关的活动场合,非常不负责任。 "黄河命定要穿过黄土高原,黄河最终要汇入蔚蓝色的大海。"1988年,"河殇"纪录片在央视播出,对中华传统的"黄土文明"进行反思和批判,并主张逐步引入西方的"蔚蓝色文明",在中国引发极大轰动,也被视为隔年六四的思想先导。 "河殇"推出后,也成为中共改革派与元老派权力斗争的筹码之一。苏晓康说,当时国家副主席王震点名"河殇"要求当局批判,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虽然观念比较传统,看过"河殇"后还说"干嘛骂老祖宗呢?"但仍公开表态支持。 苏晓康指出,两边交手的背景就是元老派搞掉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后,也想把推动经济改革的赵紫阳弄下来;赵心知肚明,借此与老人们博弈。 黄河孕育中华文化,但善变的黄河多次决堤改道,造成无数生灵涂炭。对"河殇"总撰稿人苏晓康来说,30年前爆发"六四",就像黄河拐了个弯,中国从此走向自毁,现已毫无出路。 去年12月19日,苏晓康在脸书悲愤提问:"六四三十周年了,我们在想什么、又能说些什么?" 他直指六四大屠杀将中国拨上自毁之道,政治上一路走到又一个"王朝末日",山河污臭、社会腐败;虽然于无声处发聩之言不绝,而民众"岁静"不醒,中华民族不是"向何处去",而是"毫无出路"。 苏晓康5月31日接受中央社记者专访时说,他会发出这样的提问,就是因为30年过去了,"官民两边对六四都处于一种冻结的状态"。中共官方对六四至今仍不面对事实,到底死了多少人?谁下令屠杀的?都不置一词,甚至还拼命抹杀人民的记忆,封堵年轻人了解这段历史。 苏晓康直言,除了少数六四领袖如王丹、王超华,开始讲当年学生也有错、没有处理好,许多人对运动的思考还停留在30年前,仅是一再谴责大屠杀,没有任何进步与反思。他还点名学运领袖柴玲、李录甚至完全消失在有关的活动场合,非常不负责任。 "黄河命定要穿过黄土高原,黄河最终要汇入蔚蓝色的大海。"1988年,"河殇"纪录片在央视播出,对中华传统的"黄土文明"进行反思和批判,并主张逐步引入西方的"蔚蓝色文明",在中国引发极大轰动,也被视为隔年六四的思想先导。 "河殇"推出后,也成为中共改革派与元老派权力斗争的筹码之一。苏晓康说,当时国家副主席王震点名"河殇"要求当局批判,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虽然观念比较传统,看过"河殇"后还说"干嘛骂老祖宗呢?"但仍公开表态支持。 苏晓康指出,两边交手的背景就是元老派搞掉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后,也想把推动经济改革的赵紫阳弄下来;赵心知肚明,借此与老人们博弈。 就在中共体制内仍在拉锯的时刻,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去世,引发天安门民主运动,最后在6月4日遭血腥镇压收场。 苏晓康说,学运来得不是时候,他当时必须保持低调,因此埋首进行另一部纪录片"五四"的后制,原本不愿介入。 但经不住许多师生的要求,他先是联署声明表达支持,5月还去了广场两次。第一次是表达声援,第二次是力劝学生退出广场,但学生已越来越激进,还宣布展开绝食,听不进他们的话。 5月21日,苏晓康得知被列入黑名单,展开百日逃亡,他在8月31日从东莞虎门搭上快艇,期间还遭遇中共缉私艇追逐开枪,原本半小时的船程,足足耗了两小时才惊险抵达香港。 他回忆说:"脱险后,有人叫我出舱门透一下气,我看到甲板上全是穿军服拿长枪的人,还以为被抓了。"原来他们都是打扮成解放军模样的走私客。 对苏晓康来说,流亡其实就是服刑。身为作家,他被迫离开母国故土,也离开他的语言,失去与中国广大读者对话。 在美国头两年,苏晓康坦承,表面过得风光、到处演讲,但实际处在失语状态,完全没有创作灵感。1993年,苏晓康一家人遭遇严重车祸,接续几年更把他打入如坠黑洞的无垠悲苦。 所幸,夫人傅莉从昏迷中苏醒,经过复健逐渐好转。苏晓康说,在与命运搏斗后,他神奇找回书写的冲动,持续写作出书,这股力量一直还在。 苏晓康认为,如果当初没有爆发六四,邓小平会持续改革开放,赵紫阳若能接替邓小平掌权,虽然不可能马上实现西方民主,但至少不会比苏联要差,中国状况应会慢慢改善,前景是乐观的。但最后邓小平采信学生要推翻共产党,选择血腥镇压,造成官民双输的结局。 相对于许多民运人士相信中国还会再发生大规模民运,苏晓康直说,"根本不可能"。 他说,中共这30年就是裹胁、绑架全民对这个专制政权进行投资,大家都不愿意血本无归,而且现在人民日子过得还不错,"岁月静好",普遍满足眼下生活,所以不会有人反对。 此外,以中共现在镇压、监控的能力,这是"1984"作者欧威尔(George Orwell)也想像不到的,民间搞个集会都很难,上街就更不用说了。 苏晓康还指出,自从刘晓波去世后,中国已经看不到第2位的民运领导者,运动没有领袖,更不可能成功;"中国当然没有出路了,中共这个体制已经没有任何选项可以改变了,只能看着它烂下去。" 苏晓康目前正埋首写两本书,预计今年在台湾出版,其中一本就是梳理30年来,中国崛起到底是怎么回事,书名就叫"鬼推磨"。 他认为,中共已经强大到了国际没有力量叫它害怕,美国现在打贸易战,原因是川普在做总统,历任总统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苏晓康并指出,现在贸易战把习近平打疼了,中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任由这个独裁者烂招不断,迭遭川普修理,因为中共的制度已经没有力量能纠正习近平了。 去年12月19日首度在脸书对六四30周年提问,苏晓康最后写道:"有人说,不会再有下一个三十周年了,所以不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而是我们每个人的尊严,都在临终时刻。" 1989年因为六四被迫流亡美国后,苏晓康一度失去创作灵感,又遭逢严重车祸。但在与命运搏斗后,他找回书写的力量,至今笔耕不辍。

1988年,赵紫阳作为党的总书记、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一线执政的唯一一个整年。

这一年,对赵紫阳本人,意义自然是不平凡的。

对其他人呢?对中国无数的劳苦大众呢?1988年在历史长河中存在的意义究竟在哪里呢?

时光荏苒,如今似乎已经没有几个人还能记起1988年了,更没有几个人会想到就是这个普普通通的年份,竟然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无数中国人的命运。

回首1988,感慨良多,故成此文。

一、1988:被尼克松寄予厚望的赵紫阳

1988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出版了一本着名的畅销书——《1999:不战而胜》。由于尼克松在这本书里十分坦率地提出了美国支持社会主义国家内部“反共革命运动”的三个条件、与非共产党独裁政权发展关系的四条指导方针以及美国在与苏联进行有效竞争过程中必须加强的六项关键性能力,并且较为准确地预测了美国在“美苏争霸”中将很快取得“不战而胜”的成果,因此这本书即便是到了今天,依然不乏读者。

作为和中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美国政客,尼克松在这本书里当然要提到他对中国政治、经济发展的一些看法。在对邓小平没有成为托马斯.潘恩式的“以结束共产主义统治为长远目标的民主革命者”表示遗憾之余,尼克松特意提到了刚刚在中共十三大上当选为党和人民军队主要领导人的赵紫阳。

他说:“是个既有魄力又有才干的经济学家和懂技术的领导人,但他也是个妙趣横生甚至是个很有魅力的人。......赵紫阳积极赞同邓小平的改革方案,他甚至还迈开了一些很有希望的新步子,.......最重要的可能是制订新方针使共产党不要插手政府日常事务。......至于邓小平百年之后......这个领袖是否是赵紫阳,这取决于他作为政治策略家的手腕是否能和他作为经济策略家已成功地显示出的手腕相比美”。很明显,尼克松对赵紫阳在中国政坛的未来发展寄予厚望,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位美国前总统已经将在中美博弈中“不战而胜”的希望寄托在了赵紫阳的身上。那么,在尼克松先生殷殷期盼的目光之中,赵紫阳的表现究竟如何呢?

1988年1月,由于全国零售物价总水平连续两年大幅度上涨,直接造成了广大工作在一线的干部、职工实际收入锐减的局面,在全国很多地区开始出现了抢购商品的狂潮。面对严峻的局势,国家计委、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物资局联名向当时主持中央一线工作的赵紫阳提出了一份采取措施稳定物价、稳定经济的报告。读了这份报告,赵紫阳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不要有了一个物价问题,就满脑子物价,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作为党和国家的高级领导人,赵紫阳的言论无疑对当时中国社会的发展、对中国人民的生活都能起到至关重要的影响,而这位总书记的上述论断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在通货膨胀危机已露端倪的1988年,全国继续增发货币679.6亿元,与1987年相比整整多增发了443亿元,一跃成为新中国历史上货币发行量最大的一年。与此相对应,全国零售物价继续猛涨,总水平相比1987年继续上升了18.5%,一跃成为改革开放以来物价上升最快的一年。一时之间,多年来早已习惯了平稳物价的中国人面对如此失控的物价,惊惧、恐慌、茫然不知所措,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让他们承受如此巨大压力的风暴源头,竟然就是酷爱打高尔夫球的赵紫阳总书记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1988年3月25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正式确认了关于赵紫阳辞去国务院总理职务请求的决定。在这个决定正式公布前一个月,1988年2月25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在全国城镇分期分批推行住房制度改革的实施方案》,这份方案第一次提出了“住房商品化”的概念,第一次明确了“使住房这个大商品进入消费品市场”的改革发展趋势,第一次公开了“开发房地产市场,发展房地产金融和房地产业,促进房地产业、建筑业和建材工业发展”的全新构想。这份方案,对于当时已经习惯了统一分配住房,并在交纳低廉租金后即可享受房屋使用权的中国人来说,既感到好奇,又感到一丝对自己可能拥有私产的兴奋。当很多年之后的中国人为自己的“房奴”身份感到苦恼,对居高不下的房价感到恐惧的时候,他们当中还有多少人会记起这份发布于1988年的普通文件呢?还有谁会记起当年曾在自己的潜意识里浮起的那份即将成为属于自己的私有财产主人的兴奋与快感呢?

1988年6月16日,创刊整整30年,单期发行量曾经高达330万册的《红旗》杂志在完成了最后一期的出版工作之后,悄然宣布停刊,彻底退出了新中国的意识形态阵地。就在“红旗”落地的时候,一部名为《河殇》的电视系列专题片正在华夏大地上以十分迅捷的速度传播着。热烈地呼唤对蔚蓝文明的皈依与顺从,无情地嘲讽黄河文明的愚鲁与落后,成了这部号称要“启蒙中国人思想”的作品最重要的主题。实事求是地讲,这部电视片的主题,即便是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看起来,依然显得是那样的偏激与极端,存在大量的硬伤与值得商榷之处。但是,1988年9月,赵紫阳在会见来华访问的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的过程中,突然提出了要把一套电视片《河殇》的录像带赠送给李光耀的要求。面对着表情略带错愕的李光耀,赵紫阳很认真的说:“这部片子值得一看,我希望它能‘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一时之间,很多人都知道了,赵紫阳总书记的心是同《河殇》作者们的心紧密相通的。

这就是赵紫阳的1988,一个无论在经济领域,还是在意识形态领域,都在顽强地自我表现,充满了赵紫阳特色的1988。应当说,赵紫阳的辛苦与努力确实没有白费力气,很多政治嗅觉灵敏的自由派人士在彻底搞清了赵的执政理念和政治思想之后,开始积极地为他“鼓与呼”了。

1988年9月,香港《九十年代》杂志主编李怡用笔名“齐辛”在《信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大家长该退休》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李怡公开表示:“中国必须排除超级老人政治的障碍,要使赵紫阳有足够的权力”。在《九十年代》杂志的另一篇文章中,甚至有人发出了要让赵紫阳成为“独裁者”的呼吁。与此相呼应,北京的《经济学周报》发表了一篇与赵紫阳“智囊团”有着紧密联系的“政治学”学者严家其的谈话录。在这篇谈话中,严家其很清楚地表示:“中国现在面临着一个大问题,就是不能重蹈赫鲁晓夫、刘少奇那样非程序权利更迭的覆辙“。很多人都明白,严家其的这段话就是为了赵紫阳说的。对于这些甚嚣尘上的“拥赵”舆论,赵紫阳表现得非常置身事外,他没有做出任何表态。

其实,很多时候,不表态就是一种最好的表态。

编辑:首页 本文来源:"中国当然没有出路了,1988年在历史长河中存在的

关键词: